一家上市公司銀行賬戶122億存款消失之謎,引發了資本市場軒然大波。而牽涉其中的這家公司,就是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ST康得 002450 ,下文簡稱“康得新”)。

6月6日 ,上市公司康得新在江蘇省張家港環保新材料產業園晨港路85號行政樓會議室召開了公司 2018 年年度股東大會。

賬戶122億存款消失不見、實控人被抓,在資本市場鬧得沸沸揚揚的康得新公司此次召開股東大會,市場極為關注。

巔峰時期康得新曾達到近千億的市值,這只股票曾經吸引了不少投資者,而如今,公司處于崩潰邊緣,市值僅剩下不到百億。

公司會不會癱瘓退市?存在北京銀行的錢究竟去了哪兒?康得新還能不能繼續經營下去?這是目前市場對康得新最關心的幾點。

122億存款去向成謎,康得新董事會表示不知道此事

要說這場大崩盤,還要從今年1月份康得新債務違約說起。

1月15日晚間,被譽為“中國3M公司”的康得新(002450)發布了一則違約公告,公告指出,公司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券18康得新SCP001(債券代碼:011800757)截至本息兌付日2019年1月15日,不能足額償付本息10.41億元,已構成實質違約。而應于2019年1月21日兌付,發行總額5億元的18康得新SCP002(債券代碼:011800840),亦存在不能按期兌付的風險。

康得新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資金周轉出現暫時性困難,系受到宏觀金融環境及銷售回款緩慢等因素影響。但據2018年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30日,康得新貨幣資金高達150億元,可出售金融資產42億元。隨著之后一連串的到期債務不能兌付,康得新債務危機由此正式踢爆。

今年3月初,康得新完成董事會換屆,原董事長鐘玉、原總裁徐曙等“老董事”全部離任,取而代之的是康得新“舊臣”肖鵬、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副總裁紀福星、“中植系”余瑤以及曾于“寶能系”任職的侯向京等人。4月29日康得新發布2018年財報,隱藏已久的問題,也隨著年報一同被公開。

康得新年報顯示,2018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91.50億元,同比下降22.38%;歸屬凈利潤2.81億元,同比下降88.66%。年報另外提到公司賬面貨幣資金153.16億元,其中 122.1億元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

上述年報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非標意見,獨立董事發表了這樣的意見:

獨立董事表示異議的方面主要為:

1、公司存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122.10億元的真實性存疑;

2、大股東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

3、應收賬款計提大量減值準備,對收入的真實性表示疑問;

4、預付設備采購款所基于的交易不具有商業合理性;

5、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是否計提充分減值準備

其中,康得新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銀行存款余額為12,210,067,986.20 元。 公司2018年年末募集資金余額大約25億元,因此除募集資金外,康得新賬上大部分資金都存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

關于現金管理,康得新的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與北京銀行簽訂了一個現金管理協議,使得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在資金管理和使用上產生了混同。康得投資集團在西單支行開立集團賬戶(一級賬戶),前述康得投資集團及下屬企業在同一支行開立了子賬戶(二級子賬戶),并與康得投資集團賬戶組成總、分、支樹狀賬戶結構。二級子賬戶余額只是系統分配的一個數字,實際款項統一存放在一級賬戶中。

按照這個協議,大股東康得集團就可以劃走上市公司賬戶的錢,而這個協議最詭異的是,把錢劃走之后,這122億便成了應計余額,而康得新的賬戶實際余額還是0。

作為一個規模較大的集團公司,采用資金池對資金進行集中管理無可厚非,將大部分款項全部存于一個銀行的情況也較為普遍,但是問題在于康得新的賬戶作為子賬戶,納入了其控股股東的資金池中。

錢究竟去了哪兒?本來銀行打個流水就清清楚楚的事情,但北京銀行卻始終不配合康得新,對于存款去向,則保持了緘默。*ST康得表示,銀行賬上資金去向,查詢流水就可以清楚看到,然而西單支行并不配合。

康得新在對深圳證券交易所的問詢函回復中說到: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隱瞞了貨幣資金存放的問題,并未提示公司。直至公司無法按期兌付本息,公司收到法院財產保全文書后,才發現康得新及康得新光電西單支行賬戶的實際余額為0。

注冊會計師表示也不清楚該事項,在審計報告中寫明無法表示意見。

目前,北京銀行總行對外表明稱,在整個過程中,其和客戶簽訂現金管理是合規、合法的。

不過,一位康得新投資者實名向鈦媒體(微信ID:taimeiti)發來公開信稱,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行為損害投資者的利益,要求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向全社會公開*ST康得122億存款真相,同時恢復*ST康得賬戶的獨立性,解凍賬戶并返還全部資金。

他透露,他們中間有人向上交所舉報了北京銀行所作所為,才有了上交所這封回信(如下圖)。目前,上交所已經就“122億存款”問題向北京銀行發出監管函。

 

但是,從5月9日到現在,北京銀行沒有公告此函,作為上市公司,北京銀行違規了。

管理層回應122億存款去向:最近將向銀保監會提交補充材料

這次股東大會上,市場最關心的還是康得新存在北京銀行的122億能不能拿得回來。

股民現場追問“122億到底去哪兒了?”對此,康得新副總裁、董事侯向京回應稱:“122億,我們是存到了北京銀行,給我們的對賬單上,明明白白是122億,應計余額為122億,但實際余額為0,錢到底是在誰的手上,應該不用太長時間就能搞清楚。”

股東大會上,康得新董事長肖鵬表示,對單一股東有損公司利益的行為,不應該讓全體股東承擔,康得新本身也是受害者。對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122億元存款“歸零”的問題,肖鵬表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未經過公司董事會和股東大會的申請,公司一直在采取措施,目前已取得積極進展,目前也正根據銀保監會要求補充證據,我們正在等候法院的裁定,我們也啟動了起訴北京銀行的程序。

公司董事、副總裁侯向京表示:“當時康得新從很高的地位跌落神壇,可以說全國人民都沒想到。大家心里反差,憤怒失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股價大跌,大家心在滴血。爆雷原因,是現任董事會挖出了雷,我們是排雷者,不是埋雷者,不能因為我們挖雷就遷怒于我們。”

對于122億存款,侯向京表示:當時獨立董事自查發現這件事的,當時非常氣憤,氣憤到辭職不干了,上市公司的錢,怎么可以被其他人占用,當時這筆錢被占用,大部分人并不知情。我們向證監會、銀保監會提出了投訴,我們的訴求是把錢拿回來。至于接下來相關部門要處罰誰,這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大家也知道我是律師,如果我們要起訴,首先要保證有12分的把握去把錢拿回來,如果只是不疼不癢的起訴,那不是我們的目的。”侯向京指出,公司已對北京銀行采取了法律行動,目前還在進行中,今天暫時還不方便說,也希望大家對董事會多一點耐心,董事會一定會勤勉盡責的把這件事做好。“目前公司并未收到大股東任何的承諾,凡是屬于公司的錢,我們現任董事會一定會代表全體股東追回相關財產。”侯向京說。

“我們也為此與鐘玉交流,但他沒有給我們答案”,肖鵬說。

有股東認為,公司應該起訴康得集團和鐘玉,而不是起訴北京銀行。對此,侯向京表示,管理層認為誰有責任就起訴誰,康得集團當然有責任,北京銀行當然有責任,我們不能只起訴北京銀行而不起訴康得集團,也不能只起訴康得集團而不起訴北京銀行。

“大股東代表”紀福星請假,10項議案全遭大股東反對

股東大會上,兩筆大額資金的去向問題,矛頭均對準了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除了“122億存款”,還有“預付寧波賽鼎21.7億設備預付款”問題。

肖鵬在股東大會上表示:“關于寧波賽鼎的案子,經偵已經介入調查,公司會采取一切法律允許的手段,追溯該款項。”

康得新此前在年報問詢函答復中表示,通過自查發現,康得新子公司康得新光電委托寧波賽鼎就“光電材料制造及裸眼 3D 模組設備采購項目”進行的采購業務,嚴重違反了康得新光電的《供應商開發程序》,該內控制度未得到有效執行的原因是實際控制人同時擔任了控股股東及上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了上市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有意繞開公司內控流程,未經相應的內部決策程序。

康得新表示,5 月 8 日,公司收到的中國化學賽鼎回函稱,中國化學賽鼎了解到,設備供應商收到貨款后已直接或間接將該批貨款匯入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賬戶。

據康得新4月29日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報顯示,康得投資集團和浙江中泰創贏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分別持有康得新8.51億股(占總股本比例為24.05%)和2.74億股(占總股本比例為7.75%),為康得新第一大和第二大股東。

現場有股民提問“大股東康得集團到場了嗎?”“大股東是不是要放棄投票呢?”。

肖鵬回應稱:“您應該說的是紀福星,他昨天正式請假了。”同時,侯向京表示:“紀福星是公司董事,在今天這個會上他只能代表公司,至于大股東是否在場,我們不清楚。大股東是否在網上投票,目前我們還不知道,應該在網上投票結果出來后,才知道是否投票。”

目前,康得新原獨立董事陳東、楊光裕和張述華已分別于4月28日、5月13日和5月23日提出離職,而董秘杜文靜和證券事務代表王山也相繼于5月5日和5月17日提出離職,其中,前四人均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不保證年報的真實性。

最終,令股民頗感意外的是,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對股東大會的10項議案全部投了反對票,最終10項議案全部未獲通過,包括《關于選舉秦立先生、李玲女士為公司獨立董事的議案》,湘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業務執行董事秦立和原深圳市深航物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深航國際酒店財務總監李玲均未能當選。

原董事長鐘玉被捕

5月12日晚間,微博實名認證為“張家港市公安局”稱,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公開資料顯示,鐘玉出生于1950年,高級工程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電氣工程專業學士、系統管理工程碩士研究生,今年已經69歲。

根據康得新2017年報,鐘玉當時任公司董事長,康得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另外,鐘玉還兼任許多社會組織的職務,包括中國上市公司協會副會長、江蘇上市公司協會副會長,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理事,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理事會理事,阿拉善生態基金會副會長等職。

但張家港市公安局并沒有詳細說明鐘玉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具體罪名。

有女股東表示自己已傾家蕩產

據媒體報道,康得新股東會現場戒備森嚴,公司門口有多輛警車、十幾名安保人員維持秩序。而據渾水調研發布的照片,目測到現場的股東人數超過百人。

多位小股東到場。現在股東們正在公司門外排隊等待,并被告知1點20分以后才能進入。目前門口停有兩輛警車,多名民警也在門口維持秩序。有女股東表示,自己已傾家蕩產。

一位年長的投資者表示,這次投資者們不要發牢騷,關鍵是要看公司核心業務是否正常運轉,還有就是抓緊時間問些有價值的問題。

“很多員工付不起房貸,我也很痛心,我個人相信,公司經營好了,股價就會回升。現在我們做的大量的工作,在有限的范圍能做好拳頭產品,我們要把公司撐下去,我和你們是一起的,整個團隊也都在努力之中,”肖鵬發言過程非常動情。

肖鵬表示,非常有信心康得新能重回當初的榮光,公司在這么困難的情況下還留住了客戶。

“我是真正一心一意做實業的人,我要做的是努力扭虧。真正好的解決方案,就是把康得新的業績做出來,把利潤做出來,我們不要為了資本而資本。”

(鈦媒體編輯武楓葉綜合自中國基金報、新京報、審計兩三事)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鈦媒體原創,未經授權不得使用,如需獲取轉載授權,請點擊這里
股市|- 互聯網|-
分享到:
14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鈦媒體
鈦媒體

中國領先的財經科技信息服務提供商。關注微信公眾號:鈦媒體(ID:taimeiti), 旨在為創新、創業、創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專業,最具價值的信息交流平臺,和相關的職業與資本服務。我們擁有行業內最高質量的內容、作者(意見領袖)及產品線,通過連接最具創造力的創新、創業及變革者,打造中國最大的線上影響力社群。

評論(4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鈦媒體 鈦媒體 發表于  2019-06-10 19:02
14 4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888真人娱乐网址 榆林市| 瑞安市| 都江堰市| 平安县| 皋兰县| 伽师县| 呼玛县| 韶关市| 宁晋县| 六盘水市| 德化县| 尚志市| 博兴县| 都匀市| 资源县| 新化县| 鞍山市| 威宁| 玉溪市| 丹阳市| 兴文县| 美姑县| 万安县| 仁怀市| 晋州市| 普洱| 侯马市| 柳州市| 衡水市| 砀山县| 耒阳市| 大庆市| 滦南县| 上饶市| 德保县| 揭西县| 丘北县| 榆林市| 甘南县| 香河县| 忻州市| 辽阳县| 三都| 东平县| 新巴尔虎左旗| 鸡泽县| 岳阳县| 寿阳县| 新河县| 祥云县| 荃湾区| 兰西县| 岱山县| 涟水县| 永城市| 印江| 澜沧| 磐安县| 资溪县| 玉田县| 越西县| 阳原县| 洛隆县| 合肥市| 商南县| 柯坪县| 剑河县| 汶上县| 加查县| 巴塘县| 伊金霍洛旗| 景泰县| 沈阳市| 万盛区| 呼和浩特市| 清水河县| 台中县| 义马市| 宁都县| 永顺县| 江达县| 老河口市| 顺昌县| 丰台区| 靖远县| 崇州市| 太湖县| 简阳市| 肃宁县| 电白县| 迁西县| 太仆寺旗| 静宁县| 甘谷县| 霍林郭勒市| 金湖县| 始兴县| 米林县| 云龙县| 德钦县| 肃南| 长阳| 巢湖市| 彭阳县| 丹巴县| 广州市| 贵港市| 三门县| 舟曲县| 萍乡市| 卫辉市| 麻城市| 隆安县| 上高县| 登封市| 迁西县| 长沙市| 扎赉特旗| 钟祥市| 靖宇县| 桐柏县| 红桥区| 五河县| 乌鲁木齐县| 灯塔市| 灌南县| 白银市| 乃东县| 抚宁县| 呼玛县| 济源市| 鄯善县| 增城市| 筠连县| 曲靖市| 于都县| 云梦县|